腾讯(00700):就像3年前的百度,“一代宗师”也会老去

136次阅读
没有评论

导语:对于老人们来说,时间不是玫瑰,而是毒药。

昨雪夜包场《叶问4》,陪伴最后一个大武术IP落幕。看完这部系列电影的朋友想必会有疑问,KO过那么多强手的叶问,怎么这次打个空手道的军官(还是个陷入意识形态旋涡的低境界“脑残”)都这么费劲。延伸点儿,另一部叶问电影《一代宗师》也有这么个细节,宗师级人物宫羽田被武功境界只有1/2的弟子干掉。

叶伟信导演和王家卫导演也不是雏,怎么有这种设定?其实答案只有四个字,拳怕少壮。

拳怕少壮,是的,一代宗师也会老,不管曾经如何辉煌,对他们来说,时间不是玫瑰而是毒药。

以上规律或者说常识,适用各行各业,经营公司也是如此!变老这杯毒药3年前百度喝了,而3年前的百度是今天腾讯控股(HK: 00700)极好的参照物。

复盘百度的股价,其历年的前复权周K线见上图,黄色框里是2017年至今走势:股价先向上一波然后掉头狂跌,市值最低323亿美元跟2013年Q2时的那个低点差不多。

腾讯(00700):就像3年前的百度,“一代宗师”也会老去
百度K线图

2017年中开始的那波上涨,好似百度作为中国顶级互联网公司(BAT)的“最终高潮”。此后连续下跌被一众新经济公司(字节跳动、美团点评、京东、拼多多等)从头上跨过。

今天的腾讯很像3年前的百度:

  • 拳头产品的逻辑,不管是腾讯的游戏亦或百度的搜索,看点都是新一波“移动化”的逻辑;
  • 第二曲线的期待,两者都进入了陌生赛道,产业互联网拥抱B端&无人驾驶链接AI时代;
  • 护城河在时代变化中面临解构,“腾讯的十亿级用户&百度被无尽内容淬炼的搜索引擎”,只能守成无力进攻。

我认为腾讯很有可能在2020年上冲一波,但这也是互联网界“一代宗师”最后的体面。

拳头产品“移动化”的逻辑

百度的拳头产品是搜索业务,载体是“百度APP”,其上线至今大概有三波移动化推动股价的逻辑:

2013年商业化发力,2013年Q1-2015年Q4其移动端的CPM(千人展示成本)逐渐追上PC端的CPM。

腾讯(00700):就像3年前的百度,“一代宗师”也会老去
数据来自东兴证券

2015年五一大规模接入电影票、外卖等本地生活服务。更多用户在移动端找服务驱动本地生活业务的增长,并进一步加强移动搜索业务变现。

2017年,百度APP新的一波移动化推动股价的逻辑,当时迭代的7.0版本把首页变为“智能信息流推荐”,从一搜即得到不搜即得,正式对上今日头条(刚获得General Atlantic领投20亿美元,E轮估值200亿美元,前途无量)。一些股东愿意相信百度能干掉头条,迎来又一波黄金时代。

另一边,腾讯的拳头业务是游戏,月流水15-30亿元的王者荣耀,彻底引爆游戏移动化逻辑。而在2020年移动化仍是主要逻辑:

2019年5月《刺激战场》借壳《和平精英》上线开始货币化,运营两个月之后,流水即突破10亿,这是一个有潜力做到20亿月流水的游戏,每年超200亿流水的游戏。而由于递延的原因,还没完全体现到收入层面,2020年能带来的收入增量可观。

除此以外,2020年还有两款端游转手游的产品大概率上线,《英雄联盟LOL》、《地下城与勇士NDF》。

LOL为什么有戏?因为它的群众基础比王者荣耀还好,王者荣耀是在国内横,但LOL是全球的,它在欧洲、北美、韩国、中国都很热。而且LOL更耐玩,从相同类型竞技游戏难易度比较,War3>DOTA2>LOL>王者荣耀,这意味着LOL可能比王者荣耀的生命周期更长,其前景不言而喻。

腾讯(00700):就像3年前的百度,“一代宗师”也会老去
英雄联盟冠军杯

为什么确信DNF转手游之后还会有很多人玩,底层逻辑是人们13岁-22岁期间(初中到大学期间)的IP喜好会影响一生,成为余生的一部分,会在你余生的80年内永远成为你热爱的一部分。就比如我见过sky流拿世界冠军,一直保留着看War3的习惯。

《和平精英》的收入,《LOL》的上线,《NDF》的上线,大概率引爆腾讯游戏的最终高潮。

第二曲线不达预期

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让百度当年在线营销业务同比增速仅录得不到0.8%的增长,前一年是32%,可以说断崖式下跌。除了移动端“今日头条化”之外,它还必须要有第二曲线(持续赔钱拉不动股价的爱奇艺不算)。

腾讯(00700):就像3年前的百度,“一代宗师”也会老去

所以,2017年1月“硅谷狂人”陆奇空降百度,3月百度宣布成立智能驾驶事业群组(由原来智能汽车事业部、自动驾驶事业部和车联网业务组成),誓要在无人驾驶领域大干一场。

无人驾驶是大趋势,全球玩家动作频频:CES上Waymo宣布无人驾驶核心器件lidar成本降低90%;马斯克表示2017年底前特斯拉推出具备完全无人驾驶能力的车型,并从苹果挖来swift之父克里斯拉特纳全力干Autopilot。

结果我们看到了,陆奇走了(他来的时候掌舵原自动驾驶事业部的王劲走了),至今百度的无人驾驶未见太大突破。不仅是百度,特斯拉挖的swift之父后来转投Google X实验室的谷歌大脑项目,用Autopilot上高速就是把脑袋别在腰上。而Google的Waymo在全美25个城市的800辆测试车队呼呼烧钱之外,仍没找到变现的可能,它的Robotaxi自动驾驶出租车还没有多少人敢坐。

另一边,腾讯大力搞第二曲线的背景跟百度大同小异,也是传统业务面临了困难。2018年3月29日,广电发布《游戏申报审批重要事项通知》,称由于机构改革,所有游戏版号的发放全面暂停,且并未通知暂停期限。

版号发放暂停正式文件出来一周前,腾讯股价筑起了小“双头顶”,此后股价从473.32港币开始持续7个月下跌,跌倒最低250.72元。游戏可以说是腾讯的命脉。

腾讯(00700):就像3年前的百度,“一代宗师”也会老去

在国内端游手游CR2(腾讯和网易)市占率超过80%,已形成垄断背景下,提升ARPU即氪金能力才是主要逻辑,而提升ARPU的爆发力远弱于提升市占率的爆发力。所以,腾讯必须找到自己新的增长曲线。

腾讯选择的路线是大力推动产业互联网,从结果看:

(1)TO G的项目启动但没看到太大的声势。

主要是基于云的“WeCity未来城市”解决方案,在广东、云南、长沙等地开展的智慧旅游、智慧产业解决方案。其中,中标0.92亿元的深圳罗湖智慧教育云平台,算是拿的出手说一下的项目。

需要看到“老巢”之外的异地大订单,才能证明这块的能力,像科大讯飞这样在青岛拿个8亿订单。

(2)TO B的项目我个人不太看好。

我觉得还是停留在利用10亿级用户规模,“人货场”这个人的层面做文章,输送流量。货的层面,供应链和辅助产品创新,没看到太多东西;场的层面,线上小程序电商带不起量,那么线上线下场景打通就无所谓了。

TO B层面与阿里比有些劣势,建议大家去看看腾讯的“全球数字生态大会”阿里的“one商业大会”视频对比一下,感受一下。另外,红星美凯龙先前跟腾讯合作,后来又投入阿里怀抱是一个关键的拐点。

腾讯和百度第二曲线暂时没看到太多成效,核心原因是跨界太难:

汽车的复杂度本来就高,你一个互联网公司过来跨界整合,利益绑定太过单薄,是个“局外人”的角色。你看,做无人驾驶的公司,特斯拉自己是车厂。Google的Waymo,自己好几百辆车在路上跑,所有技术几乎都领先,也没落着好。腾讯的跨界在于它本身是做个人业务的,现在变幻赛道做地方的业务,做企业的业务,方方面面都得转换思路。你在克服惯性的时候对手可能绝尘而去。

护城河面临新时代的解构

百度的核心护城河是海量信息淬炼过的搜索引擎:从抓取信息的爬虫,到存储信息的索引,再到为用户搜索做内容匹配的搜索模型,最后是搜索内容结果的呈现排序的链接分析。

原来,这套系统只要自己不作(平衡内容质量与商业化),就不会在竞争中落败。Google退出后,360搜索、搜狗搜索、Bing搜索等,正面硬刚都远远不是对手。

现在,竞争者攻击的层面与方式不同了:

差异化竞争来了,首先是专业垂直的社区内容质量会优于百度,比如知乎(百度大手笔投资,但能投了所有垂直内容社区吗?),新氧的医美内容,小红书的美妆内容,B站的二次元内容,得到的各种付费内容,这种垂直社区在不断涌现。其次是从推荐切入搜索的今日头条,反其道而行之,其搜索出的内容丰富程度已不弱于百度,包括百科、新闻资讯、自媒体分析、微头条评论、小视频、图片、相关扩展信息。

腾讯的护城河呢,最重要的是微信11.5亿月活和QQ7.3亿月活构筑的无死角用户覆盖,社交发动机驱动着游戏等种种变现方式。企鹅帝国最大的挑战是下一个时代的终端变化。

你知道,QQ是生存于PC和手机终端之上的软件,微信是生存于手机终端上的软件。下一个AIoT的时代,区别于PC和移动互联网最大的不同是“终端碎片化”。

人们的身体器官从手机延伸到其他可穿戴设备(眼镜、衣服、手环)、音响、电视、汽车、户外LED屏、马桶、摄像头等等,操作器官从手,变成“手、嘴和眼睛”,一切场景都变得可交互,这就是所谓的万物互联。

那时,微信在人们生活中的权重会明显降低。单一软件垄断流量的时代将结束,“云服务+终端+芯片”全方位布局的Google、亚马逊、华为等企业可能是未来最香的,它们会在相同领域生存,没有那么多赢家通吃。目前能看到的是,腾讯在下一个时代的智能硬件入口的布局是落后的。

写在最后

这篇文章的依据是闲来无事对BATTMD等互联网公司的观察,包括招股书、财报、会议(网上能找到腾讯6个多小时全球数字生态大会,阿里接近3个小时的one商业大会)、新闻报道等,综合自己的理解得出的结论:基于市场情绪看好腾讯2020年的股价,但并不看好其现有竞争条件下的更长期的未来。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