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坦利·德鲁肯米勒:传奇宏观对冲大神

116次阅读
没有评论

在国内投资者的眼中,大家经常听到的就是巴菲特、芒格、索罗斯或者达里奥这些耳熟能详的投资大咖。事实上,在全球对冲基金行业依然有一些被大家低估或者忽视的大神级人物存在。这些人物有些国内的资料不全,有些极少公开场合接受采访。今天想和大家介绍可能是最被大家低估的投资大神级人物:斯坦利.德鲁肯米勒。

斯但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出生于1943年,毕业于美国伯顿大学英语和经济学专业,对冲基金经理。几十年来,德鲁肯米勒是全球最成功的宏观对冲基金经理之一。从80年代以来他一直是索罗斯的得力助手,是索罗斯为“量子基金”所选的第十位也是最成功的接班人。德鲁肯米勒于1980年开设Duquesne资本管理,当前管理资产约120亿美元。

斯坦利·德鲁肯米勒:传奇宏观对冲大神

德鲁肯米勒有一个经典的投资框架:寻找投资中的本垒打。他说,把鸡蛋全部放在一个篮子里,然后仔细观察这个篮子。此外德鲁肯米勒还是一头“巨熊”,他超过50%的收益率来自熊市。当然,主要的交易品种是国债和外汇

斯坦利.德鲁肯米勒是索罗斯门徒,一手策划了阻击英镑和东南亚的金融危机。索罗斯良好的业绩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德鲁肯米勒。德鲁肯米勒取得了极少数的30+30的业绩:30年中业绩复合收益率达到了30%!更让人震惊的是,这其中没有任何一年亏损。在120个季度中,他只有5个季度亏过钱。他是真正的宏观对冲大师,那么德鲁肯米勒又是如何取得这样的业绩呢?

少有的家庭好男人

和许多对冲基金的大佬不同,德鲁肯米勒非常看重平衡的生活方式。他把很多时间花在了家庭上。即使在对冲基金云集的纽约,德鲁肯米勒极少去参加各种类型的聚会。他一年可能会参加三次行业会议,仅此而已。他在35岁的时候和妻子结婚,因为结婚比较晚,让他更加意识到和家庭在一起时光的重要性。他有三个孩子,从来没有离婚过,没有绯闻(这点和他的导师索罗斯完全不同)。即使在索罗斯手下,他依然选择将周末留给家庭,而不是在办公室加班。

也因为这种长期平衡的生活方式,让他的职业生涯更加长久。德鲁肯米勒的第一个导师曾经告诉他,如果前五年把孩子带好了,你的一生都会得到奖赏。如果开始的五年你把孩子没有带好,你的一生都会被折磨。

年少成名的德鲁肯米勒

23岁的德鲁肯米勒从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匹兹堡国家银行的研究部,他是部门员工中唯一一个32岁以下的人,也是唯一没有MBA学位的。在做了一年半的银行和化工行业分析师后,米勒被老板叫到了办公室。办公室里,他的老板神情严肃的看着他。米勒认为自己是不是做的不够好,今天要被解雇了。突然间,他听到了一个比把他解雇更加惊人的消息:“从今天起,你将会成为我们银行的研究部主管,你那个52岁的主管今天开始向你汇报!”德鲁肯米勒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这是一个愚人节玩笑?米勒的老板接着说“你知道为什么我让你来负责部门吗?这和他们让18岁的年轻人去打仗是一样的。因为你的无知!公司除了你以外,都经历了10年熊市。但现在是1978年,我认为一场大周期的牛市即将来临!你的无知可以让你在牛市更好的发挥,而其他人都是熊市思维的老家伙!”就这样,25岁的德鲁肯米勒突然间成为了这家公司最年轻的研究主管。而就在这个消息宣布后的三个月,米勒的老板离开了公司。

临走的时候,米勒的老板又分享了两个影响其一生的投资理念给他。第一,买股票就是买未来。一个公司今天和过去的盈利根本不重要,不要用过去式做投资,一定要基于未来。企业现金流的折现和当期盈利增速没有任何关系。你必须看到未来18个月。无论18个月以后如何,一定不是今天的价格。第二,真正导致市场波动的不是盈利,而是美联储。美联储到底是释放流动性,还是收紧流动性会影响整个大类资产的轮动。

初出茅庐的米勒没有让他的师傅失望,他一上任就遇上了原油危机。作为一个投资新兵,他果然没有任何心理负担,也不做任何组合管理,而是全仓了两个行业,70%仓位的原油股票和30%的国防军工股票,同时卖掉了所有的债券头寸。很快,他的组合暴涨了100%,而标普指数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就这样,26岁的德鲁肯米勒被任命为公司的首席投资官。

1982年一个叫做里根的人被选举为总统,他一上任就指示当时的美联储主席沃尔克打压通胀,美国的通胀一度达到12%,联邦储备利率高到18%。德鲁肯米勒一直紧盯美联储货币政策,从里根上台后,美联储就在持续加息,这让他意识到一件事情:美国的通货膨胀水平一定不会无休止的上涨。这时候的3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居然高到14%。全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长期国债收益率如此之高,而且根本没有任何风险,这是一个20年一遇的机会。于是德鲁肯米勒将仓位的50%全部买入30年国债收益率,除此之外不拥有任何投资品种。很快,债券价格开始飙升,德鲁肯米勒在熊市中取得了40%的正收益。而连续两次的重注出击,让德鲁肯米勒训练出了“全垒打”的投资模式。投资中不需要一直出手,不要在平庸的机会面前浪费时间,市场每隔几年都会出现那种几乎100%让你赚钱的机会,这时候你只要全部下重注就行了。教科书的组合管理总是让我们分散投资,但好机会并不多。在一个特别好的机会面前,应该将鸡蛋全部放在一个篮子里,然后仔细盯住这个篮子。当然,他之后遇到的索罗斯比米勒更加激进,索罗斯会在这个篮子上再加3倍杠杆。当然,这种全垒打投资模式的前提是,你需要对各类资产都有深刻的认知。

索罗斯唯一不愿意放弃的人

进入80年代后期,美国金融市场流传了一本叫做《金融炼金术》的书,这本书的作者就是索罗斯。当德鲁肯米勒第一次阅读这本索罗斯的自传时,他被其背后的投资框架深深吸引。索罗斯如同一坐高山,其宏观对冲的投资框架远在米勒之上,特别是索罗斯的反身性理论深深吸引着米勒。很快,他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索罗斯,也保持了常规的沟通。终于,两位宏观交易大师在1988年正式联手,德鲁肯米勒出任索罗斯量子基金的首席投资官,在他之前索罗斯已经先后解雇了9个人,而米勒却成为了最后,也是最出色的一位。

在通过了索罗斯的初期考验后,德鲁肯米勒接管了量子基金的所有投资管理工作,索罗斯甚至极少出现在办公室,大部分时间都在东欧做他的政治慈善。而这位宏观投资天才没有让索罗斯失望,他提供了超过90%的索罗斯基金投资建议。而索罗斯做的,只有一点,就是在确定的机会中下最大仓位。

1989年8月的一个晚上,德鲁肯米勒坐着商务机飞往家乡匹斯堡。自从一年多前加入总部设立在中央公园边上的索罗斯基金后,德鲁肯米勒就保持着每个月都要飞回家几天的习惯,去看看住在那里的父母。纽约飞往匹斯堡的行程大约两个小时,德鲁肯米勒在飞机上什么都没有吃,只要了一杯水。表面平静的他内心却充满了愤怒。在上飞机前,他发现自己在量子基金的债券头寸已经被索罗斯卖掉了,这让他感觉不被信任。他准备在当晚,向索罗斯提出辞职。

两小时的航程如同两天,德鲁肯米勒回想着索罗斯巨作《金融炼金术》对他的影响,想到一起度过的1987年黑色星期一,想到在他之前离索罗斯而去的吉姆.罗杰斯,想到自己依然在管理的私人对冲基金杜肯资本。下了飞机,他第一时间给索罗斯打去了电话:乔治,我们之间结束了。我要辞职!电话那边的索罗斯却异常平静:你不要走,我走!为了留住德鲁肯米勒,索罗斯真的去伦敦度假了几个月,将量子基金全权交给德鲁肯米勒。

在德鲁肯米勒之前,索罗斯已经换掉了9个首席投资官了,在加入索罗斯基金前,许多人也劝说德鲁肯米勒不要去。但是这一次,在发生冲突之后,索罗斯选择了自己走人。事实上这个决定,最终对于这位投资哲学家,带来了巨大收益。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量子基金的交易权全部由德鲁肯米勒做出。索罗斯只是在需要的时候,扣动更大的扳机。

策划阻击英镑

1992年的8月,德鲁肯米勒在英国房地产分析师告诉他,英国经济很快会进入衰退,英国行业的不断加息已经导致房地产市场接近崩盘的边缘。同期,德国央行行长已经明确表示了对于英国的敌对情绪。德鲁肯米勒很快敏锐的发现做空英镑的机会。一个下午4点,德鲁肯米勒意外的发现从东欧回来的索罗斯。马上将这个想法告诉索罗斯:我准备做空价值55亿的英镑,并且买入德国马克。我们的基金将满仓进行这一笔交易。这时候的索罗斯突然站了起来,表示困惑。既然你认为这是一笔50年一遇的机会,100%的仓位太少了吧,我们应该用200%的仓位去做。

这就是德鲁肯米勒和索罗斯的完美结合。两人都相信全垒打的投资模式,但索罗斯会在确定的机会前,用更大的仓位去做。德鲁肯米勒总是能找到市场无法发现的宏观交易机会,索罗斯能做的就是扣动大扳机。索罗斯教给他一个重要的事情。古人说牛市多头赚钱,熊市空头赚钱,猪都是被宰杀的。但是投资中要做一头金猪,大部分时间休息,看到机会就满仓入场,然后睡觉,等待利润兑现。索罗斯的办公室,甚至放着一头金猪。

下注流动性好的行业,并且懂得纠错

由于德鲁肯米勒追求的是“全垒打”投资模式,他必须下注在流动性好的市场。如果是一个24小时全天交易的市场,会更加好。所以他主要的下注并非股票,而是债券和汇率市场,因为一旦发现错误,可以立即调整策略。巴菲特和卡尔·伊坎会在股票资产中下全部仓位,依然获得很高的收益率。但是德鲁肯米勒做不到,他需要一个更加灵活的调整机制。因为他不认为自己每一次判断都能正确。

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巴菲特没有资金成本,所以他的业绩可以表现不佳,但不会有任何压力。而德鲁肯米勒运作的是对冲基金,他认为如果自己回撤超过20-30%,一定会被客户赎回的。

在下注的节奏中,我们用棒球9局做个比喻,德鲁肯米勒不会在一开始的1局下注,而是更愿意在第2局下注,但也不会在3-5局中下注。所以不会过早,也不会太晚,不做第一个发现这个机会的人,但一定是最早下注的之一。

在手顺的时候下大注,手不顺的时候不下注。投资和赌博有类似的地方,每一笔交易都是一次下注(Bet),德鲁肯米勒也喜欢赌博。但是这位职业“赌徒”为什么一直不输?因为他在概率高,手顺的时候会下的更多,在概率低,手不顺的时候下的少。相反,拉斯维加斯的大部分赌徒,在赢钱手顺的时候,会开始谨慎,因为他们希望回去告诉别人自己赚了钱,保留胜利果实。在他们手不顺输球的时候,会胆子越来越大,因为他们想翻本。

作为一个基金经理,最重要的一点是明白自己手气顺不顺(hot or cold)。

关于他最伟大的一笔交易,我认为可能和大家想象的不一样。在1987年10月19日股市崩盘的前一天,德鲁肯米勒犯下了难以置信的错误,由彻底做空转为130%的彻底做多,但在该月终了时他还是赚了。为什么?当他认识到他错定了时,他就在10月19日开盘后第一个小时内把所有的多头头寸平了仓,而且再度反手做空。如果他当时心胸狭窄一些,面对与己不利的证据仍维持自己原来的头寸,或者拖延等待,希望看看市场能否恢复的话,他就会遭受巨大的损失。这种善于接受痛苦的真理,并毫不迟疑,毅然决然地作出相应反应的能力,是一个伟大交易员的标志。

以下是Market Wizards书中,德鲁肯米勒对当时情况的描述

德鲁肯米勒:多空变换,绝地逃生

杰克•施瓦格:你在1987年股市崩盘之前、之中和之后的个人经历如何?

德鲁肯米勒:1987年上半年我做得顺风顺水,因为我看多,而市场在上涨。到了6月,我改变了方向,仓位变成了净空头。之后的两个月我很难过,因为我持有净空头仓位,但市场却在继续上涨。

杰克•施瓦格:是什么原因促使你在6月份从看多转向看空的?

德鲁肯米勒:有很多因素。高估变得极其离谱:股息收益率降到了2.8%、市净率创下了历史新高。此外,很长一段时间以来,美联储一直在紧缩银根。最后,我的技术分析显示市场上涨的宽度不够,也就是说,市场上涨主要集中大盘股,而其它大量的股票远远落在后面。从技术层面看,市场反弹就像是强弩之末。

杰克•施瓦格:你是怎么用估值来择时的?在你从看多转为看空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里,估值不是一直都很高吗?

德鲁肯米勒:我从不用估值来择时。我用流动性和技术分析来择时。估值只能告诉我,一旦出现某个催化剂改变了市场走向,市场能够走多远。

杰克•施瓦格:这个催化剂是什么?

德鲁肯米勒:市场的流动性,我希望我的技术分析能发现流动性的变化。

杰克•施瓦格:1987年市场流动状况如何?

德鲁肯米勒:美联储自1987年1月之后一直在紧缩银根,美元在贬值,这表明美联储将继续采用更加严厉的紧缩政策。

杰克•施瓦格:1987年上半年,在你从看多转向看空前,你的资产上涨了多少?

德鲁肯米勒:不同的基金涨幅不一样。当时,我管着五只对冲基金,每只基金所采用的策略都不同。当我决定看空的时候,这些基金的涨幅大致在40%—85%之间。表现最好的可能是Dreyfus Strategic Aggressive Investing基金,该基金在当年的第二季度上涨了40%(这只基金成立于第一季度)。1987年到这时候为止,我们的日子无疑过得非常舒服。

许多投资经理在遇到一年刚开始没多久就涨了很多的时候,通常会锁定利润。而我自己的信念是,当你赢得了强势进击的权利的时候,你应该强势进击而不是畏缩不前,后来我与索罗斯的合作强化了我的这一信念。像1987年这样我一开年就赚了很多利润的年份就是应该强势进击的时候。

由于当年我已经收获了丰厚的盈利,所以我觉得和市场对抗一段时间我负担得起。我知道牛市一定会结束,我只是不知道何时结束。另外,因为股市被严重高估,因此我认为在牛市结束的时候,下跌将十分猛烈。

杰克•施瓦格:这么说,想必你一定拿着你的空仓直到几个月后市场触顶。

德鲁肯米勒:是的。到1987年10月16日,道琼斯指数在2700多点触顶之后终于跌到了2200点。我的空仓盈利把之前的亏损全都赚了回来还有多,我的利润再次变得丰厚起来。也就是在这时候,我犯了我整个交易生涯中最悲惨的失误之一。

技术图表显示,从1986年大部分时间的交易区间来看,市场在2200点附近建立了极强的支撑。我很肯定市场可以在这个点位止跌。因为当年更早些时候我的多仓为我赚了钱,因此我觉得市场的涨势还在,现在我的空仓也赚钱了。于是我从净空头变成了130%多头,也就是说我动用了杠杆做多。

杰克•施瓦格:你是什么时候做的这个转变?

德鲁肯米勒:1987年10月16日周五下午。

杰克•施瓦格:你在股市崩盘前一天从空头变成了加杠杆的多头?你是在开玩笑吧!

德鲁肯米勒:没有开玩笑,当天的市场交易量很大,我的仓位转换进行得很顺利。

杰克•施瓦格:我并不奇怪,但有点困惑。你反复说你很看重技术分析,当时市场几乎处于自由落体状态,难道你的技术分析没有让你对这笔交易感到不安吗?

德鲁肯米勒:很多技术指标显示,当时的市场处于超卖区间。而且,当时我认为,2200点这个巨大的价格底能够为市场提供强大的支撑——至少暂时可以。我推测,即使我的判断完全错误,市场也可能不会在下周一上午就跌到2200点以下。

我当时的计划是在周一早盘给我的多仓半小时的时间,倘若市场未能反弹,我就清掉多仓。

杰克•施瓦格:你是什么时候意识到自己错了?

德鲁肯米勒:周五下午收盘后我刚好和索罗斯通了次电话。他说,保罗·都铎·琼斯做了一份研究报告,他想让我看看。我前往他的办公室,他把保罗在一两个月之前做的这份分析递给了我。这份研究表明,不论什么时候,只要上涨抛物线被突破,股市就会加速下跌,当时就是这样,上涨抛物线被突破了。保罗的分析还显示,1987年和1929年的股市走势极其相似,这暗含的结论是我们当时正处于崩盘边缘。当天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非常难受,我意识到我搞砸了,市场即将崩盘。

杰克•施瓦格:是不是只有保罗的研究报告让你意识到自己错了?

德鲁肯米勒:实际上,还有第二个因素。那年八月初,我收到了一位即将赴法国度假的女士打来的电话。她说:“我哥哥说,市场涨得失控了。可是我要出国三周。你认为,在我回来之前,市场会安然无恙吗?”

我安慰她说:“市场很有可能下跌,但我认为下跌不会很快发生,你尽管放心去度假好了。”
“你知道我哥哥是谁吗?”“不知道,是哪位?”我回答。“他叫杰克·德雷福斯(Jack Dreyfus)”,她告诉我。

据我所知,杰克·德雷福斯一直忙于管理一个医疗基金会,过去15—20年里根本没有怎么关注市场变化。一周后,霍华德·斯蒂芬带一个人来见办公室我。“这位是杰克·德雷福斯先生,”他向我介绍。

德雷福斯当时穿着一件开襟汗衫,讲话彬彬有礼。“我想了解标普股指期货合约的情况”,他说。

“你知道的,我已经有20年没有跟踪市场了。但是,近期我玩桥票时一些牌友的谈话着实让我十分担心,大家好像都为在市场上挣到大把钞票而沾沾自喜。这种情况让我想起了我从书上看到的1929的股市崩盘。”

德雷福斯正在寻找保证金购买的证据来证实他的推测:类似1929年那样的崩盘一触即发。股票的统计数据并没有显示出保证金购买处于极度反常的水平。不过,他从报纸上看到人们正在使用标普股指期货以10%的保证金做多股市。他的假设是保证金类型的购买活动现在转移到了期货市场。为了检验他的看法是否正确,我想让我做一个研究,看看标普股指期货是否出现了异常严重的投机买入。

由于我手头上并没有现成的资料可用,我们花了一些时间才完成这份研究报告。

讽刺的是,我们完成这份分析报告刚好是在1987年10月16日收盘之后。基本上,数据显示,在1987年7月之前,投机商一直在做空,之后才大规模地转向做多,多头仓位不断增加。

10月17日周六,我去见德雷福斯,让他看我的分析结果。不要忘了,他可是在八月份就表达过对市场行情的担心!此时,我已经非常不安了,因为索罗斯已经让我看了保罗的研究报告。

德雷福斯看完我的报告说,“我的担心是对的,现在要做空怕是来不及了。”这是无可争辩的事实。

我完全明白自己彻底错了,我站在了市场错误的一边。我当时就决定,周一早上开盘时,如果开盘价高于支撑点位,也就是如果道琼斯指数低开30个点,并且没有立即反弹,我要清仓。

事实表明,10月19日周一,市场低开200多点。我明白我必须清仓。幸运的是,开盘后不久,市场走出了一波短暂的反弹,我趁机清空了所有的多仓,并且变成了净空头。

当天下午四时差五分,德雷福斯来到我的办公室。他说,“请原谅我从前没有告诉你,我已经卖出标普股指期货以对冲我在股票市场的敞口。”

“你卖了多少?”我问。

“足够多。”

“你是什么时候做空股指期货的?”

“大约两个月前。”

换句话说,他刚好在股市触顶的时候做空,就在我劝他妹妹不要为股市担心的时候。他问,“你觉得我应该现在平仓吗?”

那时,虽然道琼斯指数已经跌掉了500点,跌至1700点附近,但股指期货的交易价格却相当于道琼斯指数1300点。

我对他说,“杰克,你肯定得平仓。以道琼斯指数为标的的标普股指期货现在的贴水达到了4500点!”

他看着我问道,“什么是贴水?”

杰克•施瓦格:他当时平仓了吗?

德鲁肯米勒:平仓了——就在市场底部。

折戟科技股

每一个宏观投资者都会在职业生涯的某一刻经历折戟。1994年,德鲁肯米勒使用80亿美元阻击日元,就像两年前阻击英镑一样。但这次马失前蹄,日元兑美元升值7%后,他在两天内损失6.5亿美元。历史上,宏观对冲失败的案例从不间断,从保罗琼斯,到布鲁斯科夫勒,再到路易斯培根,连高盛过去十年中也有一年业绩极其糟糕。量子基金在1994年获得4% 的回报,这比道指(上涨2%)和标普500(下跌1.5%)都要好,但远低于那些习惯于高收益的投资者的预期。之后,1998年,量子基金在俄罗斯损失20亿美元,但这依旧不能否决他优异的投资能力,毕竟那年的收益率仍然有12.4%,并且没有重蹈长期资本管理公司失败的覆辙。

但仅仅1年后,德鲁肯米勒再次折戟,但原因不是他错误解读央行的措施,或者债券市场的波动,而是他犯了业余投资者常犯的人性错误。这次,他不是击球没过网,而是击球出界。1999年,德鲁肯米勒认为互联网股票被高估,所以卖出2000万美元。几周内,他本以为价格回落的股票继续上涨,截止5月,亏损达18%。市场超出他的控制,同月他雇佣了一个年轻的交易员,就和20年前自己被雇佣一样。在爱荷华州太阳谷,他参加了名流云集的传媒与科技年会,并带回了更多的资金以及另一个新交易员。新人带来了新的投资理念,团队当年的收益率达到35%。

德鲁肯米勒在市场上闯荡了20多年,主要通过判断流动性以及经济的波动,对于新科技的投资,他还不能完全理解。意识到这一点后,他清仓结余,重回最擅长的领域—全球宏观对冲。他看多新兴货币-欧元,但这次汇率的走势与他预期相反。更重创信心的是,他卖出的科技股不断飙升,两个新雇员在快速赚钱。他的自尊心克服对科技泡沫的恐惧,也不想被两个毛头小子抢了风头,所以他又重新买入科技股。

在泡沫被刺破前,德鲁肯米勒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自己并不喜欢这个市场,但应该充满信心,不要像Steinhardt一样出局。但结果并没有让他重振信心。他在50美元买入VeriSign,涨到240美元时,仓位翻倍,加仓至6亿美元。当科技板块开始调整时,VeriSign跌到135美元。索罗斯想要减仓,但德鲁肯米勒要继续持有。他相信VeriSign股价会保持坚挺,并在科技泡沫中独善其身。

3月10日纳斯达克到达高点,25天后就暴跌34%。VeriSign并没有幸免,最终它的股价只有高点时的1.5%。4月底接受采访时,德鲁肯米勒对未能在市场顶部逃离表示遗憾。量子基金当年下跌21%,索罗斯基金管理的资产自1998年顶峰时期的220亿美元下跌了76亿美元。

糟糕的投资和人性的弱点不是一回事。你的观点可能正确也可能错误,这都会在市场上得以体现。但很多时候,我们明知错误,还是会继续做。很少有人能够克服人性的弱点,对财富的追求使我们迷失。芒格曾说:“总关心别人是否比你赚得多绝对是一种错误。嫉妒会成为一种愚蠢的罪恶,它会让你始终闷闷不乐,带来的只有痛苦,没有快乐。所以为什么人总是要自寻烦恼?”

德鲁肯米勒就犯了这个错误。他不能忍受被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超越。投资科技股的公司都赚了50%的收益,而量子基金却收益微薄。他知道自己在做错误的事情,但无法停止。“我买了60亿美元的科技股,但仅仅六周内就损失30亿美元。你问我学到了什么。我没有学到任何事情。我知道我不应该那么做。但人性的弱点让我无法抽离。也许下次我不应该再这么做,但这次的错误已无法挽回。”

退隐金融界,转战政治与慈善

2010年8月19日,德鲁肯米勒突然宣布退休,结束30年金融战场的“戎马生涯”。德鲁肯米勒表示,对自己在2010年市场波动期间的表现感到失望,杜肯资本管理公司于2011年2月结业。

退隐后,德鲁肯米勒在政治领域变得越来越活跃,曾为共和党多名候选人的竞选活动捐款,包括克里斯·克里斯蒂、杰布·布什和约翰·卡西奇。他还是非盈利儿童关爱机构“哈莱姆儿童地带”(Harlem Children’s Zone)主席,该机构帮助17,000多名儿童和成年人。

近年来,德鲁肯米勒对国家橄榄球联盟下匹兹堡钢人队的特许经营权表示了兴趣。然而,在2008年底,德鲁肯米勒撤回了收购足球队的要约。德鲁肯米勒经营着一家家族办公室,用来投资他总计40多亿美元的财富。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