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德科学(GILD):抗病毒传奇

114次阅读
没有评论

吉利徳是美国知名生物技术公司,尤擅抗病毒。此前被全球应用于抗击流感的奥司他韦(达菲)也是由吉利徳研发并拥有专利。罗氏公司(RHHBY. US)参与三期试验并负责该药的上市和生产。吉利徳的药物研发和专利持有还涉及抗艾病毒、肝脏疾病、肿瘤、心血管疾病、呼吸疾病等领。

相较辉瑞(PFE.US)、强生(JNJ.US)、罗氏(PHHBY.US)等百年历史的制药巨头,成立于1987年的吉利徳是不折不扣的行业新贵:成立5年即登陆资本市场、上市12年市值即达到1600亿美元、一度跻身全球十大药企。

自2000年以来,吉利徳累计在抗艾病毒研究上投入巨额资金,储备了包括必妥维(Biktarvy)在内的十余款产品。

2001年,吉利徳推出其首款抗艾滋病病毒药物-替诺韦福(TDF),迅速打开抗艾病毒市场,第二年收入就达到了2.3亿美元。2004年,吉利徳的抗艾病毒固定剂量复合剂特鲁瓦达(Truvada)首战告捷,借势推出Atripla、Complera、Stribild 等一系列组合药,进而取代葛兰素史克(GSK.US)坐上抗艾病毒药物市场的头把交椅。

数据显示,全球抗艾病毒药物市场规模至2017年已接近235亿美金。而吉利徳占据其中51%市场份额(未剔除乙肝药物销售额),是全球抗艾病毒药物市场的绝对霸主。

正是由于吉利徳此类公司的存在,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只需日服一片(不受时间、地点的限制)就可大幅提高寿命和生活质量。这意味着,令人闻风丧胆的艾滋病正逐渐成为“可控的慢性疾病“。

吉利德科学(GILD):抗病毒传奇
数据来源:制药在线

2011年,时任吉利徳第二任CEO的约翰‧马丁(John Martin)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以112亿美元天价收购没有任何药物上市、始终亏损的Pharmasset公司。当时市值300亿美元的吉利徳拿出近半身价豪赌,重要理由是Pharmasset公司在研发中的索非布韦(Sovaldi)、哈瓦尼(Harvoni)等几款口服抗丙肝病毒药物。

后续短期市场反应曾一度证明,这是吉利徳史上最成功的收购案——不仅仅指现金收益,同时也帮助其快速进入丙肝治疗领域。

2013年,索非布韦(Sovaldi)获批上市。它终结了丙肝不可治愈的历史,被称为一代“神药”。上市后,索非布韦全球年销量高达102.83亿美元。吉利徳年营业收入因此较前一年翻番,轻松收回Pharmasset的收购成本。2014年,哈瓦尼(Harvoni)上市,位列全球“超级重磅药物”第二。2015年,上述两款药物给吉利徳带来191亿美元收入,推升其市值至收购前的5倍、达1600亿美元。吉利徳一跃跻身全球十大药企。   

吉利德科学(GILD):抗病毒传奇

自2011年年底,吉利徳股价一路攀升:2012年全年涨幅近80%、2015年6月底创上市以来最高价(108.46美元/股),股价在3年半的时间里涨至3倍,市值突破1700亿美元大关。  

吉利德科学(GILD):抗病毒传奇

“神药”难自治

索非布韦(Sovaldi)、哈瓦尼(Harvani)是真正治愈型药物。高治愈率不仅带来存量感染者患者数量的下降,同时压抑了感染者数量的增速。这对吉利徳意味着蛋糕的缩小。

与此同时,其他诸多药厂也盯上了丙肝市场。大药企艾伯维(ABBV.US)在2017年也推出了抗丙肝病毒药物艾诺全。这款新药的疗效和吉利徳的两款顶梁柱产品比肩,但治疗周期更短。患者全疗程的治疗费用因此从吉列徳时代的8.4万美元降低到艾伯维时代的2.6万美元。这对低收入患者和有商业保险的患者(其实是很大一部分),颇具吸引力。

再加上市场大量出现的仿制药,吉利徳在2015年的巅峰过后逐渐走入青黄不接,并慢慢退出全球药企Top10。

随后代替抗丙肝病毒药物成为吉利徳经营支柱的是抗艾滋病病毒药物。2018年,吉利徳总收入的近七成为抗艾病毒药物产品,金额达到146亿美元。2019年全年,必妥维销售额疯狂增长300.2%,达47.38亿美元,是迄今为止销售增长速度最快的抗艾病毒新药。

收入稳定且持续的抗艾病毒市场是兵家必争之地。当年被吉利徳挤下神坛的葛兰素史克卷土重来,在2009年联合辉瑞、盐野义制药(4507.JP)成立ViiV Healthcare公司,专注抗艾病毒药物研发,进而推出的绥美凯(Triumeq)在2016年的销售额达到22.51亿美元。这让葛兰素史克的市场占有率提升了5%。

尽管其他竞争者短期内不会发动实际颠覆,吉利徳已经无法高枕无忧了。

2017年,吉利徳斥资119亿美元并购Kite公司,意图借此进入抗癌药物领域。但幸运不会总是降临。其随后推出的抗癌药物Yescarta在2019年上半年只贡献了2.64亿美元的收入,远低于分析师此前的预测20亿美元。吉利徳对Kite公司的并购被Leerink Partners分析师列为过去十年最糟糕的交易之一。

吉利徳在炎症和非酒精性脂肪肝炎(NASH)领域的尝试同样受挫:抗炎药两项药物临床实验均以失败告终;治疗非酒精性脂肪肝炎的药物也未能通过首个三期临床试验。

近日(美东时间2月4日),吉利徳公布了2019年财务报告。报告显示,其在2019年全年共录得收入224.49亿美元,较2018年增长1.5%。虽然必妥维弥补了其他产品线的营收下滑、整体业绩暂时平稳,但相比2015年巅峰时期,吉利徳的步履已显蹒跚。

吉利德科学公司2015年巅峰以来营收、利润变化

吉利德科学(GILD):抗病毒传奇
吉利德科学(GILD):抗病毒传奇

《巴伦》刊文称,雷蒙德·詹姆斯(Raymond James)分析师史蒂文·斯德豪斯(Steven Seedhouse)在业绩发布次日,将吉利徳的评级从“强力买进”下调至“跑赢大盘”,并将其目标股价从81美元下调至80美元。

虽然吉利徳的股价自2016年以来并没有出现大幅下跌(在2019年还上涨了7.88%),对比标普指数28.88%的上涨来说,它已经掉队了。

此次新冠疫情带动吉利徳的股价短期上浮。花旗集团(CitiGroup Inc.)的分析师莫希特·班萨尔(Mohit Bansal)指出:吉利徳当前在新冠病毒治疗方面处于领先地位,虽然任何产品进入市场可能要花费数月的时间,瑞德西韦也可能会为其带来机会,因为通常政府会储备采购此类药物以防意外。

市场担忧的是,这种带动效应或难持续。首先,瑞德西韦获批上市尚需时日,加之批量生产、运输等耗时,真正价值显现或在2020年5月以后。彼时,愿疫情已经过去。其次,即便是遭遇特殊情况而强行上市,对于疫情这种一次性、区域化的疾病治疗,也较难产生巨大而持续的销售收入。更何况,在疫情压力下,瑞德西韦的定价还可能会被压抑。

近期,吉利徳从罗氏制药挖来的掌舵人,丹尼尔·奥戴(Daniel O’Day),在一次与投资者举行的电话会议上说:“我们的基础业务强劲,持久且不断增长。这体现在我们的(2019年)第四季度数字和年底业绩中。从长远来看,我们已经推出了一项新战略,通过内部,(更重要的是)通过正在进行的业务发展活动来增加我们的渠道,从而推动增长。”

评论(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