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资本无序扩张”,动摇经济发展之本

资本是经济发展的先决条件,技术创新也好,商业模式的创新也罢,新的机器、厂房的建造,修桥铺路,粮油面酒等万物的生产,无一不是以资本的投入为前提。没有资本的投入,不会有任何的经济深层次的发展,人类将永远停留在打死几只猎物,摘下几个果子,满足短时间的生存果腹所需。今天的人类生活质量将与贫穷时期的古人一样朝不保夕。

正是因为资本被投入到生产中,经济才得以多次层的展开,专业化分工于是出现,生产率大幅提升,物质数量大增,人类购买力上升,财富增长,生活水平提高。

资本从何而来?收入减去消费,储蓄下来的就是资本。因为现代经济,经由历史的资本积累非常多,不再是去掉猎物、果子后一眼就能识别出来的。资本被人们当成了可以凭空冒出来的外来物,甚至是政府可以印出来的。这导致对资本应当如何使用,提供了政府可操纵的空间。

资本最有效的利用,来自企业家才能。这种才能,可以是企业家,也可以是个人。企业家基于市场经济的利润追求、盈亏机制,用自己的个性化的能力,满足消费者需求,为他人提供了价值,为社会创造了财富,民众生活水平得以提高。

但政府这个组织机构的官僚,一没有企业家才能,二不受盈亏机制制约,跳出来指导资本的利用,这里如何分配,那里如何利用,说三道四,闭不上嘴,闲不住手,乐于折腾,勤于钻营。权力不受制约时,会更加痴迷此道。

企业家作为一个整体,不可能对资本进行胡乱使用,出资人不会任由企业家乱花自己投资的资本,企业家搞错了会亏到破产。个别行业,个别公司可能因为盲目无知搞错,这非常正常。这种搞错,为市场提供了非常有意义的信息参考,为后来者的商业经营活动,提供了有用的市场信息。

资本不可能无序扩张,“资本无序扩张”是一个伪概念。政府印钱,是无法形成资本的。政府进行投资,才容易因为没有市场机制的约束,浪费资本,胡乱投资。而受破产倒闭约束,以及出资人股东的限制,企业家只可能个别无知搞错,这对于整个社会,并无大碍,因为作为整体,有人对有人错,会抵消。作为企业家群体,除了政府干预利率搞通胀可能大面积出错,正常情况下,不会系统性出错。

资本为什么会向某一领域扩张?它的原理是什么样子的呢?

资本是由企业家进行配置的,企业家发现某些领域消费者的需求未能得到满足,而在此领域进行生产,将会有利所图。资本是因为利润的驱动而进入一个领域,利润之所以存在是因为消费者的需求存在,资本是为了满足消费者需求才会被驱动至此,操作上是由企业家完成的。资本的来源可以是企业家自己的钱,也可以是向出资人募集的资金,比如股票募资即是。

如果我们理解了这个原理,就能够明白。资本的扩张一定是企业家(注意,这里的企业家是一个泛的概念,个人也可以是)认为有利可图,消费者需求可以去满足,才会对富贵的资本进行配置。此一过程,会进行详细周密的计算,各种商业方案的考量,商业模式的设计,竞争格局的思考,投出去的资本,会在现实中形成工厂,办公室,员工等一系列商品与服务的资产,产出满足了消费者,扣掉成本,还有得赚,就算是成功了。

只有无知的大批量企业家的胡乱作为,才有可能导致资本向某一领域的所谓看起来的“无序”,然而,市场经济本身就是激烈竞争的,没有什么看起来的一成不变、井然有序的,被淘汰掉的公司彼彼皆是,资本永远都不可能是“有序”的,根本不需要为此而担忧。

人们可能会对中国的互联网金融创新P2P崩盘,感觉忧心。这大概是多数人心目中的所谓资本无序扩张。还有一些认为房地产也是,教培行业也是,民营医疗也是。这也是官方大加批判否定的所谓资本无序扩张的例子。

然而,资本之所以会向这些领域扩张,是因为企业家才能发现这些领域存在大量未被满足的消费者需求,进入后有利所图。在消费者需求这个层面,我相信人们不会有异议,显而易见的,优质的教育资源是非常稀缺的,公立教育无法满足多层次的教育需求,是家长自己主动掏的钱。且过程中企业家一直在努力进行商业创新,希望能够将教育资源扩充到更多的地方,进行更多商业模式的创新,形成不同的价格体系,让更多孩子接受到更优质的教育。民营医疗,也是同样的道理。

在自由市场,不存在资本无序扩张。而在中国,我们看到的某些所谓的无序扩张,背后都有政府的影子。P2P是各地扶持大搞特搞的商业创新,因为行业信息不对称的先天条件,容易出现诈骗的情形。但这里的消费者需求是真实存在的——人们有不满足于银行理财之外的更高收益率的投资需求,企业家资本配置确实出了问题。但如果没有政府的拼命参与,不可能会是那样子的发展。后来又进行了一刀切的操作,直接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人工挤兑。这里头P2P的投资固然会有很多无法获得兑付收益的错误投资,但如果不是挤兑,有一些项目未必将来没有收益回来。

包括2015年的股灾,资本向股市扩张,是因为大牛市羊群效应。但投资本身是一门非常专业的活儿,普通投资者不应该直接参与,他们既然进场了,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盈亏的市场机制就会发生作用。但背后大量的杠杆配资,各种非法的交易活动都在进行。政府在交易规则之内,没有按要求完成监管,需要负相当一部分的责任。当时场内两融杠杆有2万亿,场外配资估计有6万亿以上。而股灾突然崩盘,跟政府的一刀切去配资杠杆直接相关。当然,一场正常的牛熊转换,股市涨跌,有人赚有人亏,整体上不会对经济造成过大的伤害。

房地产的所谓资本无序扩张,政府在其中起到了什么作用,中国人都知道。过去20多年房子永远涨,每次跌政府就调控放水,将房地产作为经济支柱来发展,正是政府牵的头。资本不断进入房地产,是赌房价永远涨,“政府不可能让房价跌”是不少中国人对房价的信仰。日本当年地产泡沫,也是政府的错误行为所致。美国的次贷危机地产泡沫,是政府借用两房给次级贷购房者放的杠杆。

资本永远精打细算,政府权力才会无序扩张!

我们再说回中国经济当前的现实,政府在过去几年对资本进行广泛打击后。2022年还在继续追击,比如压制美团与餐饮公司的分成比率,打击腾讯公司,将滴滴往死里整。与美国交恶,令中概股全面大崩溃。

前面说过了,资本是一切生产的先决条件。中国的互联网科技公司去美国上市,是获得资本从而发展的非常好的融资渠道。美国人欢迎,中国企业也乐意去上市。如果这条渠道被掐断,资本将从何而来?回归香港上市,现在的港股流动性如此之差,连续不断崩盘,估值跌成这样,哪里还有能力承接上市。目前AH股都遭遇了流动性不足的问题,资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了。间接融资向直接融资的转变,中国经济的转型,也是需要资本源源不断的接上才行。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劳动要素激励机制,在广泛的资本打击下,处于崩溃。基本上中国的科技创新公司,都会大量使用期权激励。这样的话,股价的长期稳定上涨,就非常重要。对美团、腾讯、阿里、滴滴等一系列公司进行资本围剿,将使这些公司被迫缩编业务,大规模裁员。这一方面,无法吸收更多就业(包括业务/公司用人),另一方面会增加新的失业。

中国尚有6亿人月收入不到1000元人民币,10亿人月收入不到2000元人民币。中国经济还需要非常长久的大力发展,才能够让民众提升生活质量,真正地安居乐业。政府的精力应该集中在如何使这6亿人的月收入提高到5000元。

政府应该立即停止对资本的污名化,停止对任何行业及公司进行的资本与行业门槛管制,政府全面退出民营公司的经营决策活动。全力做好法治环境建设,市场经济秩序的维护,保护企业家人身与产权安全。如此,才能利国利民。

来自 芦苇投资研究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