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熵社会的生育率之殇

“低生育率陷阱”是奥地利学者鲁茨于2005年提出的。该理论认为,一旦总和生育率低于1.5,那么生育率如同掉入陷阱,扭转生育率下降趋势将会变得很困难,甚至不可能。 

目前世界平均总和生育率是2.41,而我国目前的生育率水平,不仅明显低于世界平均水平,也低于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1.60)和中等偏上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1.90),甚至比“高龄少子化”的日本(1.34)还低。” 

现在一说起“生育率”,就开始摆成本,什么房价啊、教育价格啊…其实这都是把人给物化了。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生育率的断崖其实折射的男性与女性之间的纽带断裂了。这是一种复杂的断裂,其中包含各种成本的因素,但也不完全是。我们可以叫做“天朝男女信息域断裂”。 

熵定律告诉我们,在任何一个封闭系统内,能量只能沿着一个方向转化,即从可以利用到不可以利用,从有效到无效,从有秩序到无秩序,最终到达热寂。天朝就是这样的一个封闭系统,熵增是它的必由之路。在通往热寂的旅途上,个体人类也在大量的熵增。 

信息域层面,就是信息很多,但是特别没劲。你要说物化,大家其实也没钱。信息熵增导致没劲,人与人的吸引力变为零,最终的局面就是有自己呆着最舒服。虽然不可避免的熵增,但是偶尔还能有点儿熵减。一男一女在一起尬聊,双倍熵增加速,折寿。 

男的问:你就说烫不烫吧! 

女的摸着一杯冰美式回答:烫… 

想提高生育率,还是要从根本上下功夫,现在是想生不想生的问题吗?现在是没人给他生的问题。应该赋予人们更大的信息域,掌握多样的技能与熵减才华,自然就会吸引到愿意抚育后代的那个人。 

生育率真的重要吗?其实并不重要。科技迭代这么快,元宇宙都已经成为话题,如果还靠生育来维持社会的运转,说明碳基生物还没有解放自己。 

但是生育率又很重要:只有维持一个较高的生育率,并且保持一个封闭的系统并保证不受外力影响,那么就一定会出现持续熵增。在持续熵增的情况下,管理的手段最简单,成本最低,最稳定。在躁动之后,在热寂之前,这才是人类管理学最高维度的思考:熵管理。 

换句话说,一个成功的管理者要维持可控的内卷。卷的你下班腿都软了,你还想搞事?搞人都没劲儿了,你也就消停了。但是这只是简单的疲劳战术,还有荣誉内卷,虽然你很累很穷,可是看到说这套系统不好,你还得爬起来与之对骂。 

在高熵社会只需要植入幻景:让一个人在年轻的时候接受无用的教育推迟进入社会,然后告诉他们能行,挣扎到中年发现自己不一定行,到老年觉得可能还行,等真正猛醒深刻起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床上气管切开了。一代一代人的堆叠,管理元宇宙永无休止。 

而这一切,都需要高生育率来维持。一旦生育率下降,信息爆炸的时代,熵减事件必然发生。你竟然不累了、不闹了、不贪了,换句话说你丫冷静了、清醒了、支棱了。这可这么办啊?没法管理了! 

熵减必然导致熵增,到那时候,管理体系将会实现热寂,那是真正的末日。 

现在所有不生育的人,都是伟大的加速主义者。他们用屏蔽自己的生理功能来实现熵的伟大实践。向他们致敬! 

来自 https://weibo.com/1688192603/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